27.Lover

      8岁的时候,林安颜拥有了她的第一个芭比娃娃。
    是爸爸出差去香港时给她带回来的。
    上面的标签上写着是98块钱。
    90年代,那是爸爸一周的工资。
    “喜欢吗?”爸爸问她。
    “超喜欢!”林安颜坐在爸爸的腿上,肉嘟嘟的脸颊上笑出一个小酒窝。
    她的芭比娃娃有一头美丽的金色秀发。
    穿着粉色蓬松的仙女裙,头上戴着淡紫色的王冠,像一个公主。
    “她的王子呢?”林安颜摸着芭比娃娃柔亮的秀发。
    “芭比娃娃没有王子的。”爸爸告诉她。
    “啊?那她不是很孤独。”
    爸爸笑了笑,没有再理睬林安颜的小孩话,他把安颜从腿上放下,去做他的事情。
    公主不需要拥有王子才能获得幸福的。
    这是林安颜后来才懂的。
    因为拥有了王子,她也是一样孤独-
    收到蒋黎发来的东西时,我人已经回到了寝室。
    下午被他那几句话弄得不愉快。后来我都有意识地没再看手机。
    在校园里跑来跑去拍完所有需要的素材后,师父就带我们回了主楼。
    分完各自的活,我趴桌上写完稿子,送到编辑那儿校完稿后,已经累到不行。
    师弟师妹都是本地人,完事之后直接在校门口坐公交回家了。
    我一个人往回走,在食堂打包了份咖喱鸡肉饭带上楼。
    推开门,寝室里只有姚岚一个人。
    “我天,安颜你总算回来了——!”
    姚岚像看到救星一样扑过来,拽着我的手往里进,“快来帮我画眼线!”
    她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身上香的要命,头发湿哒哒的垂在肩上,脖子上挂着条毛巾。
    “怎么就你啊?她俩呢?”我把书包从肩膀上放下,勾在椅背上。
    “谁知道啊,”她急急忙忙地帮我拽着椅子,坐到她那儿去,“上午上完课就没再看到她俩了,出去玩了吧!”
    “你别管,快点帮我画。”
    我和姚岚对着坐下。
    瓶瓶罐罐的化妆品在她桌上堆成小山。她把一支眼线笔塞我手里,闭上了眼睛。
    “岚岚你大晚上化什么妆?”我有点奇怪。
    “丁当她们今天演《雷雨》啊,我不是跟你说过!”
    哦,我突然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
    姚岚最好的闺蜜在上戏读戏文,之前给她送了演出票。
    “你来不来?跟我一起去看吧!我让她再给你张票。”
    姚岚被我捧着脸化着妆,乖的像只小猫。
    她的眼影先前画的乱七八糟的,两坨大地色眼影陷入了她深深的双眼皮褶皱里。
    我用棉棒沾着点眼唇卸帮她轻轻擦去些,再重新铺色晕染。
    “我就不去了吧。有点累。哎你眼睛别睁开,我还没画完。”
    “行~”姚岚阴阳怪气地哼哼,“你家蒋大神喊得动你,我就喊不动你是吧。”
    “哪有。我本来就看不懂话剧歌剧那些。阳春白雪。”
    “诺,画好了。”我把镜子推给她,“看看。”
    姚岚睁开眼,对着镜子满意地左转右转,“牛逼牛逼。真不愧是学过画画的!你这技术,不去做化妆师可惜了。”
    “嘴很甜嘛今天~”我被她逗得笑。
    这人就又得寸进尺起来。
    “再帮我修个容呗?”
    “你这小脸还要修啊!修个屁嘞。”
    “哎呀帮帮我嘛,林姐。”她用手肘轻轻推着我,小狐狸一样撒娇。
    “给钱。5块一次。”
    “不是吧你这个铁公鸡!”
    正打闹间,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视频通话请求跳出来。
    是蒋黎。
    脸上的嬉笑神色瞬时敛去了,我按着手机侧边拦,掐掉了他的通话请求。
    “修容盘呢?”我伸出手。
    姚岚察言观色,“又吵架啦?”
    我想到蒋黎下午的无理取闹。
    没说话。
    “不是吧……”姚岚一脸不理解,“你俩昨天晚上在万达吃饭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是啊。
    昨天还好好的……
    我用刷子沾取几种深浅度不同的修容膏的膏体,在手臂上混合,无声地刷在她的侧脸上。
    “唉安颜你别难过,”姚岚试着安慰我,“要不说男人都是狗东西。没事啦,大不了就分!”
    给她化完妆,我回到我的桌前,把打包好的咖喱饭放到我的饭盒里。
    装着咖喱饭的透明塑料袋已经蒙上了一层水汽。
    手摸上去,已经凉了些。
    看着那坨黄色的东西,突然就没什么胃口。
    先做会儿正事,一会儿下楼用微波炉再热热吧。
    我打开书包,把今天完稿的稿纸摊在桌面。
    晚上把这些理一理,周末帮师父把节目做出来。忙,忙起来就好了。
    把充电宝,笔记本,笔袋都放到书架上后,我看到了我的手机。
    很恍惚的,它突然一响。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的心突然刺痛了一下。
    突然就不想看。
    我揉着胸口,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
    点开了手机。
    是蒋黎。
    他发来了一个视频文件。
    封面是白花花的一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再上面一条未读消息,
    他说:你又要再来一次了吗?
    是六小时前发来的。
    我突然有不详的预感。
    把手机边上的声音键一点点按下,我看着音量显示变成了静音。
    身边姚岚合上了眼影盘,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我就在这个情况下点开了那个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