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怀柔 jiza i8.c om

      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喜欢这个故事了。
    我告诉林安颜。
    “真的吗?”她惊讶地跳了跳眉毛。
    “……居然都没有害怕啊,”
    她隔着Zoom  Meetings的视频会议屏幕对我笑笑,是温柔又真挚的样子,“帮我谢谢大家吧。”
    距离我们上一次约见已经隔了一个月。
    她和先生现在住在南法的一个海滨小镇,过着闲适平静的地中海生活。
    “我们这里刚过完柠檬节哦,”林安颜滑动手机给我一张张看着照片,“是不是超级好玩的!”
    我看着她富有生机的活泼表情,全然忘记她曾经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你现在已经彻底走出来了,是吗?”
    我忍不住开口问她。
    她眨了眨眼睛,“不然我也不会坐在这里给你讲这个故事呀。”
    她将左边的长卷发放至耳后,露出了纤细白皙的脖颈,那里有大片的纹身洗过的痕迹,狰狞,粉红,从耳下划过锁骨一直延伸到胸脯里。
    我上次就注意到她的这块区域,但出于记者的职业要求和同样作为女性的同情,我没有问。更多免费好文尽在:jiz ai 12.c om
    她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她并没有遮挡,很释然地笑笑,
    “这些事我本来是准备带进坟墓里的。”
    我看着她漆黑明亮的眼睛。
    一向被业内称作冷血无情采访机器的我的内心,也突然发出一声叹息。
    “那我们继续吧。”
    “好呀。”-
    “我再见到蒋黎已经是两天后了。”
    林安颜说。
    “等等。”我打断她,“蒋黎不是说天天来学校找你吗?”
    “是的。”她望着我。
    “可事出有变。他回了趟家。”
    “他去干什么?”
    “拿东西。”
    “拿什么?”
    “所有。”
    所有?我没能理解她的话。
    “我跟你说过,他是疯子吧。”
    林安颜微笑着,放下了手中的马克杯-
    正午时分,  艳阳高照的操场。
    “天呐,哈,哈,安颜,快给我水——”
    塑胶跑道上,刚跑完800米的姚岚两手扶着膝盖,粗喘着气。
    林安颜一肩背着一个书包,小跑过去,把早就拧开的矿泉水递给她,“慢点慢点,别呛着。”
    姚岚根本不听她的,猛的灌下一口,“妈的我要跑死了!这该死的体测。”
    “哎那边两个!快点走!别挡道,”裁判吹着哨子,赶她们走。
    林安颜扶着姚岚,往边上的草地走。
    姚岚回头看了看,“拽什么拽!这群学生会的男的,真把自己当官了!”
    “说什么呢!”那裁判手里的红旗子指着姚岚,就要走过来。
    “没什么没什么!”林安颜连忙摆手,她微微欠身,挤出一个标准的假笑,“学长您辛苦,您辛苦!”
    “切。”那裁判甩了甩袖子,转头回到塑胶跑道旁边继续指挥。
    “真是无语。”
    二楼食堂,靠窗座位。姚岚一边吃着麻辣香锅一边数落坐在对面的林安颜。
    “你刚刚干什么不让我说他?安颜你这叫助长不正之风!”
    “我说什么,”林安颜咬着可乐的吸管,回嘴,“让咱俩加起来那1600米都白跑嘛?”
    “对付那种人你就不能以恶制恶,”她教育姚岚,“要怀柔!”
    “呵呵。”姚岚翻了个白眼,往嘴里夹了一个牛肉丸。
    “你快点吃,”林安颜催着她,“吃完咱们早点去占座。”
    姚岚浑身上下都在抗拒:“不行,我下午不想去图书馆了。跑的累死我了,我要回寝室睡觉!”
    林安颜:“那我自己去了?”
    姚岚埋头吃着碗里,含糊地开口:“行,你去吧。”
    林安颜摸出手机,看了一眼。
    姚岚估摸着她的神情。
    “你那男朋友,”她假装无意地开口,“今天怎么没来啊?”
    明明前两天都跟着她们一起在教学楼上课。林安颜走哪儿他跟哪儿,跟个鬼影似的。
    这才几天啊?就放弃了。
    这男人也真够没毅力的。
    “噢,”林安颜收起手机,看向别处,语气很寻常,“他回家了。”
    “回家?”姚岚兴奋地探身,“他跟你说他家是哪儿的了?!”
    “不知道。他没说。”林安颜语气淡淡。
    她把最后一口可乐嘬完,背起书包站起身,“我走了。自习完我回来找你吃饭。”
    她戴上耳机走出食堂,外面的阳光很好,她穿过迎面而来的人群。
    耳机里是她最喜欢的kpop舞曲。
    可她现在全没在听。
    她轻声哼着一曲不知名的小调,绕过学校小花园里的假山群,从小路往校外走去。
    心里反复播放的是刚刚收到的那几条微信消息。
    JL92:我回来了
    JL92:你可以来我酒店见一面吗?
    JL92:我把所有的自己都给你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