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覆灭

      说不心疼是假的,程劲川刚回程家那一两年一直跟在程圆悦身边,就算程家人对他再热情他态度都是冷冷淡淡的,反倒对她还好些,她也捉摸不透他的心思,因为他的存在让程圆悦慢慢接受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
    那次绑架后,程圆悦为了让他有自保能力,拖了陆家的关系送他进入部队长达多年封闭式军事化学习管理,他从清隽少年养成了挺拔健壮的汉子。
    从军校出来他自主进入程氏工作,让原本临近破产的子公司起死回生,可以得到重用的机会他放弃了,之后也说服程圆悦离开程氏。
    程圆悦得知程序闻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姐姐,在程涛运和母亲结婚之后半年就和穆晓芸有了婚外情,程圆悦18岁那一夜荒唐和程劲川莫名被绑也是经他们一手策划的,联想到时计坛的遗产,简直让人细思极恐。
    真相大白,一切的不寻常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她也彻底和程家断绝关系,得到了母亲部分遗产,再加上自己的积蓄,买了这栋别墅,才真正有了属于自己的家,低迷半生,逐渐有了起色,再加上自身不差的能力,创办的中药美妆品牌做得还算不错。
    和程劲川母子情分浅薄,也不愿去捅破那层隔阂,就维持最基本的尊重也挺好。
    最近程家滩上了大事,就在前不久,程明钊和祝幺幺两人赤身裸体从床上醒来。
    一个神情餍足,另一个厌恶和愤怒席卷全身。
    程明钊还想上前抱祝幺幺,被人一脚踹下床去,只听一声痛呼。
    程明钊气急败坏从地上爬起,眉头紧皱,抬手摸了摸后脑。
    “祝幺幺,你搞什么?”
    祝幺幺厉声大吼,眼睛猩红“你滚”
    “昨晚明明是你主动的,现在贞洁烈女演给谁看?”
    祝幺幺头痛欲裂,双手胡乱抓着头发让自己清醒“不是这样的,昨晚那个是程劲川,怎么会是你?”两个人身量差那么多,怎么会看错。
    程明钊将浴袍围住下半身,嘴巴叼着根烟,吊儿郎当站她面前,看她用被子包住全身,头发凌乱,眼神空洞,全然没有昨晚那般美丽动人,“自己做梦睡错人,怪谁。”
    他眼睛微咪,吐出烟雾,“你我从小认识,我挺喜欢你的,干脆你嫁给我吧。”
    祝幺幺怒目圆瞪,眼里尽是不屑,“你做梦,我只会嫁给程劲川,你算个什么东西。”
    程明钊嗤笑,“程劲川眼光可高着呢,有见他正眼看过你吗?
    “他说过会考虑娶我的。”
    “这你都信,要真心想娶你,会没有你的手机号码,一个月见不了一次,你完全不知道他行踪?”
    祝幺幺失神片刻,那个号码从来没打通过,只有拖程圆悦才能跟他见上一面,“感情可以培养,他只要娶我就行。”
    这时门外的人破门而入,祝霍山带着保镖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他震怒,要不是有人给他发视频都不会相信。
    这天之后,程氏和军火商会彻底终止合作,一夜之间程氏诺大公司突然陷入了经济危机,程氏主力产业主要靠着军火商会的订单养着,其他产业根本赚不到什么钱,现在突然合作终止,那些签署的不平等条约在此刻露出了该有的锋芒刺向他们。
    等程家回过神来才知道被摆了一道,祝家人看到的视频是程明钊如何灌醉祝幺幺,找了个体型和程劲川相似的男人,给她开房,一夜荒唐之后,清晨又换了程明钊进去,假装昨晚的人是他。
    事已成定局,他们无处辩驳,但不管怎样,合作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因为小辈犯下的错就截断所有的合作,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远在巴西一座庄园。
    “老大,您猜的没错,现在程老爷子正四处找您。”
    “嗯,保护好我母亲,不要让他们靠近”
    “好的,老大”
    程劲川刚洗完澡,腰间围着浴巾,姿态慵懒坐在沙发上品着红酒,手中把玩一个小小的椭圆形粉色遥控器,听那边杰恩汇报的情况,冷然一笑。
    真是够卑鄙且愚蠢的一家人,早在商会对程氏态度傲慢,压价过分之后,他们就该反应过来人家要过河拆桥了,而祝幺幺的事只是加速覆灭的导火索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