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转折

      黎愿有段时间没看到拉尔娜了,问其他佣人说她已经离开,以后都不会再回来,黎愿不免感到遗憾。
    程劲川经常在黎愿房间过夜,他性欲太强,几乎每天都要,睡一觉第二天依旧神清气爽,反观黎愿像是被妖精吸光了精气,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我见犹怜。
    晚上,程劲川抱着无精打采的黎愿又要开始,黎愿费尽全身力气推开他,因为太过用力,小脸憋得通红。
    这表情在程劲川眼里像只漂亮又弱小的猫生气的模样,平时都逆来顺受的,倒是好奇她今晚为什么会生气,这几天她把他伺候得挺好,愿意留点耐心听她诉苦。
    他双手怀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怎么了”
    “能不能让我喘息一下”
    “什么意思?”
    “我……算了”说了他也不会听的,就连避孕套都不戴,她被迫打了避孕针。
    这段时间堆积了太多委屈顷刻间翻涌,眼泪大颗大颗滴落。
    见状,男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说清楚”
    黎愿止住眼里滴落的泪,尽量让情绪平复些,“  你欺负我在这里没有依靠,一个劲儿压榨我,你知不知道打避孕针很痛很痛,吃避孕药也很伤身体。”
    她不甘示弱,抬头与他对视。
    气氛沉寂几秒,温度骤然下降,黎愿紧张到忘了呼吸。
    男人捏着她的下巴,幽幽开口,“既然当初选择待在我身边,这些都是你该承受的。”
    黎愿不置可否,当初确实是她答应的。
    “拉尔娜是不是你辞退的”
    程劲川无所谓,点了点头“是”
    “为什么要辞退她?”
    “用点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花钱聘用的员工私自给别人办事,还有留着的必要吗?”
    “她也有自己的私生活,人家交朋友你也要管吗?”
    男人嗤笑,“可你是我的私有物,她已经损害到我的利益了。”
    黎愿落寞地低下头。
    回想一下,这段时间确实把人欺负太狠,瞧她都没休息好,细看能看到眼周有淡淡的黑眼圈。
    “行了,今晚放过你。”程劲川低头看了眼腿心那里还有涨感的东西,黑着脸起身离开她的房间。
    黎愿大大松了口气。
    可能这两天都是一个人睡的,休息得很好,气血也回来了。
    程圆悦过来时她正在花园看书,黎愿起身,不忘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私服。
    “程夫人,您来了”
    程圆悦这次还是一个人过来的,今天在家闲着没什么事,干脆过来找黎愿聊天解闷。
    整个别墅的佣人都有各自负责的事情,倒是这个讨人喜欢的小姑娘,除了前几天陪她做糕点之外就没见她做过什么,工作制服偶尔见她穿,几乎是这里最闲的女佣了,看她自身散发的气质就不像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
    “阿愿啊,你年纪还这么小,怎么不读书反而来这里当佣人?”
    黎愿被她问得有些心虚,那种见不得光的关系她不想让程圆悦知道。
    “我是被人拿来抵债的,做满三个月就可以离开了。”
    “原来是这样,那你在这里主要负责做什么?”
    “负责……负责给老板整理房间之类的,相当于是生活助理,老板不在的时候我就比较清闲一些。”
    程圆悦顿了顿,“阿愿,你愿不愿意过去我那边。”
    “啊?”
    “跟你接触这几天,发现你最合眼缘,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房子太大,有些空旷,你就负责陪我做做点心,喝喝茶之类的,聊天解闷。”
    “真的可以吗?”黎愿眼前一亮,没想到让她郁闷这么多天,事情莫名有了转折,比起那个男人,她真的太喜欢程圆悦了。
    “当然可以”见小姑娘这么乐意去她那里她也心情大好。
    黎愿眼里满是感激,开心地点了点头,“我愿意的,程夫人,以后您就是我老板了”
    这时从背后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你说谁是你老板?”
    黎愿倏地转头,只见程劲川站在她背后一臂的距离,居高临下,正一脸戏谑地看着她。
    黎愿不由心虚,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听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