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遗忘

      e国
    时氏集团,顶层董事长办公室,气氛凝重低迷。
    汇报完结果,特助唐牧站立在一旁低垂着头。
    就在半个月前大老板的加密号码突然收到来自境外的信号提示,只闪了两下,结果打开什么都没有。
    独立培养的网络高级工程技术团队,这段时间头等大事便是翻遍全世界,不遗余力找到那个信号来源,着重注意事故发生地太平洋那一大块区域,即使范围已经逐渐缩小,依旧如大海捞针。
    之所以费这么多精力去追寻可能只是幻觉的提示,是因为他的加密号码只有时愿知道。
    飞机偏航意外发生撞击导致爆炸,包含工作人员共18人无辜丧命,这是全世界都痛惜的意外。
    事故已经发酵一个多月,人们高涨的情绪逐渐消磨殆尽,只有失事者在世的亲人时刻关注,哪怕大家都知道飞机高空爆炸必然九死一生,依然抱着一丝希望,甘愿自欺欺人,甚至不允许公布逝者们的人像照。
    落地窗前,时锡坐在轮椅上看着外面漫天飞雪,白茫茫一片,腿上盖着一张薄毯,室内暖气开得足,他的脸色却异常苍凉。
    儒雅俊秀的脸上布满哀伤痛苦和心有不甘,曾经干净整洁的下巴已经长出青碴,双眸猩红,眼睛下方有淡淡的乌青。
    “继续找”
    往常磁性好听的声音变得沙哑,室内本就干燥,大概是忘记补充水分了。
    哪怕他背对他,唐牧依旧能感觉到他的痛苦和落寞。
    那个如天使般美好的少女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还是以极其残忍的方式。
    当得知这个消息时他是不可置信的,确定信息后难过了很久,更何况是老板这个把时愿从小养到大如父亲的兄长,可想而知会多么痛心。
    “好的,老板”
    “出去吧”
    “老板,昨天集团大会您难得缺席,大家担心您的身体状况,想要亲自见到您才安心。”
    男人蹙了蹙眉,沉寂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阿愿的事情他们知道了吗”
    “一直瞒着,之前公布的名单时愿小姐用的都是另外的身份,有人问都按照您的吩咐说时愿小姐在国外进修”唐牧顿了顿,接着说道“只是,时间太久恐怕也瞒不住”
    “很快了”
    “我也相信”
    “出去吧”
    “好的”唐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时锡比时愿大9岁,在时愿8岁时父亲母亲车祸去世,他的左腿在那场车祸留下隐疾,这么多年都在坚持做康复治疗。
    曾经幸福的四口之家只剩她们兄妹两人,17岁他继承时氏集团,曾经跟着父辈出生入死的集团元老,无不对这个位置虎视眈眈,他自打懂事起就被灌输各种管理知识,由他接管时氏是迟早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却是以这种让人人无比痛心的起因。
    9年坚持,起初的青涩少年逐渐成为商界杀伐果断,眼界狠戾的成熟男人,时氏由他接管后势力逐渐扩大,成为e国着名企业。
    男人白皙修长手指抚摸着照片里乖巧依偎在他怀里的小姑娘,这是她去年跟他一起拍的,笑容无比甜美,特别讨喜。
    他苦涩地笑着,“阿愿,没有你在,好像一切努力都没意义了,能告诉哥你在哪儿吗,为什么我怎么找也找不到你?”
    “那个信号是你发过来的对不对,你现在安全吗?”
    “再等等,哥很快就能找到你了,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