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扇打(h)

      比起第一次撕裂的痛,这次更多满满的撑涨感,头部已经顶到宫口,戳到里面的软肉,湿濡紧致的壁肉紧紧吸附他灼热的茎身,身体带来无法言说的酥麻。
    男人低头深吻着她的唇,与此同时,胯部开始抽送起来,吻至缺氧才松开她,低头咬上她的脖子吸允,然后是饱满双乳,小巧的乳头。
    她乳头很敏感,一碰就硬,男人故意咬住拉扯。
    “嗯……啊!”
    黎愿连忙抱住他的头,捧着他的脸阻止他的动作。
    程劲川布满情欲的眼中闪过一丝柔情,又转眼消逝,他松口,直起腰身,温热大手包着她饱满山峰肆意揉搓,揉成不同的形状,大手往下游走,在她的腰间停留,固定着她的腰,胯部快速深入抽送,快得来不及看清形状,随着肉体撞击发出清脆拍击声,分泌的汁水被高频率的磨擦捣成细细的白沫,粗茎狠狠将脆弱的花蕊儿捣碎。
    “不要这样……慢一点,求你”黎愿晕乎乎地被他压在身下,整个下体都是麻木的。
    她的娇喘和求饶只会让驰骋在她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兴奋,狠狠抽送几百下,最后胯下重重一沉,圆硕的龟头直抵宫口,小孔喷出白浊刺激着她最深处敏感的软肉,随着阴茎的抽出,黎愿的身体像失禁般喷出一股股水溅湿了两人还紧贴着的下体。
    她牙齿咬着指尖,高潮的余韵还未退散。
    程劲川分开她双腿曲起摆出大大的M字,炙热目光直视她粉嫩的私处,一抽一抽正往外流着汁水,像娇滴滴绽放的花蕊。
    程劲川双眼猩红,想要亲手捣碎这朵娇美的花,大手扇向那处,包住她整个充血的阴蒂快速揉搓,边揉搓边拍打,那里又喷出一大股水,伴随着黎愿惊慌失措到全身痉挛后的哭声倾泻而下。
    “怎么这么多水,嗯?”
    浴室的大镜子前,黎愿泪眼汪汪,不敢睁眼,手臂支撑着洗手台,被迫踮起脚尖,小屁股翘起迎合程劲川从后面插入。
    大手从后面紧紧搂着女孩,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她的胸部被撞得一耸一耸地摇晃。
    小姑娘身体很香很软,她体型本就不大,在他的对比下更显娇弱了,皮肤白皙与他的蜜色肌肤形成鲜明对比,镜子里两个极具反差感的赤裸身体紧紧相贴,泾渭分明,相互交缠,身体带来无尽的快感刺激着他的感官,程劲川低头重重吻上她的唇。
    “舒服吗,嗯?”
    “嗯”黎愿迷迷糊糊地点了头,这个问题他今晚问了好多次了,如果不回答或者否认又会得到他更加猛烈捣弄,她怕了。
    程劲川对这个答复很满意,又开始全身心抽送起来。
    黎愿就知道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标准答案。
    他似乎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不知满足,想把他体内的精液都射进她的小肚子里。
    黎愿腿都合不拢了,双腿软到发颤,被玩弄得几番高潮差点晕厥过去。
    不知道在浴室里射了多少次,他终于安分下来,认真清洗两人粘腻的香汗。
    本以为今天可以结束时,他又抱起她,把她的腿盘上他的腰,岔开双腿对准花心猛然一撞。
    “唔……”
    “搂紧了”男人好心告诫一番。
    “好”说完连忙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程劲川觉得好笑,她都被操成这样了还不忘回答他,怎么这么乖。
    其实黎愿说完就后悔了,她只是害怕会摔下去而已,结果说出来就成另外一种意思。
    他拖着她的小屁股从宽大的浴缸站起来,随着身体的动作,阴茎插得更深入了几分。
    “嗯哼……轻点!”
    黎愿身体紧绷,导致她那里夹得更紧。
    程劲川差点被她夹射,揉了揉她肉肉的小屁股。
    “放松”声音低沉带着蛊惑的沙哑。
    胡乱擦了擦两人湿哒哒的身体,边走边抽插着往大床上走去,就着这个姿势把她压在大床上。
    这个男人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可黎愿实在受不住了,在她晕乎乎的时候程劲川终于看到她干涩的唇,给她喂了水才缓过劲儿来。
    “口渴怎么不说,白长这张嘴了。”
    黎愿前面哭得声音都哑了,现在根本说不出话,就算说了他也不会管的。
    夜已深,随着男人一声闷哼,射出最后一股几乎透明的精液才放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