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帮帮徒儿

      上神头都没偏,只往她的方向斜睨一眼:“有事?”
    “……”她捏着衣摆咬着唇半晌说不出话。
    “没事就出去,回清桐山或别的什么地方都随你,我又没禁你的足不是?”
    听师尊原模原样地照搬自己打发神使的话磕碜自己,心中松气儿,又对眼下这个僵硬的局面感到头疼,只怪当时热血上头说出的话没给两人留半分转圜的余地。
    硬转车轱辘定然没用,她话锋一转:“徒儿年少丧亲,承蒙北境上神感念与家父旧谊愿伸援手,方才犹豫只怕这些心思师尊笑话,如今故地重游还请容徒儿在此停留些时日罢!”
    见师尊沉吟不语,她往前一步,不敢像以前一样逾越,只直视着他的双眼软语哀求:“师尊……徒儿肯定不会胡闹,难得回长明宫一次,让徒儿再多待几天。”
    上神放在椅背的手点了点,似随口问道:“你很怀念这里?”
    “我虽草木,却难无情。子澄哥哥虽已不在,但当年同曾照拂过徒儿的旧识却还有二叁,知晓我至清桐山的并不多,如今重遇,总得向他们大略问个好。”
    他嗤笑一声不作评价,只道:“我跟谢子澄同辈,你叫我师尊叫他哥哥?可惜他早没了,不然倒能受他一次小辈礼。”
    这话不是她该接的,只得垂着脑袋不做声。
    上神不再多言,抬手示意她退下,她知道这个意思是允了,正待离开时又听他道:“这里不是太平地,你少乱跑,也不必来我这儿晃悠,我不缺侍女或是给我尽孝的小辈。”
    她嘴角抽了抽,原本的不安变成不爽,忍气吞声地应了一句便灰溜溜地滚了。
    虽是留下来的借口,但话里的内容却不是假的,这两天她与牛头马面和后厨主管胖头鱼没少勾肩搭背吹牛转悠。他们一开始对她的际遇十分惊奇,还好大家的性格没变多少,久未相处的陌生很快就被冲淡,她还是他们眼里的那个小花精。也有赖于他们,她听到了不少小道消息。
    “上神后日午时会前往恶渊加固封印。”
    恶渊里封住的是极致而纯粹的恶念,但究竟从何而来,又究竟为何成了如此气候一直无从得知,放出来必会引起大乱却是人尽皆知的事实。
    平日里恶念都会在恶渊中老实待着,经过封印就算能逸散也是稀薄到连人类都能控制,但在动乱时期逸散恶念便会成倍增长,足以叫上仙以下的人陷入心智迷乱中。一旦破开封印……天地秩序倾覆不过转瞬间。
    上神待的这些时日与驻军反复观测,发现里面的“恶”似乎已有了些神智,会寻找阵法薄弱处攻击,此行发现的裂缝也是由此来,这让所有人为之一凛。上神面色冷沉,马上决定先修复裂缝,加固天诛。
    那天她易容躲在士兵群里,还是最里侧最近师尊的那一圈,上神有所察觉,但封印兹事体大他没空分心。
    一切都很顺利,只不过在最后关头恶念猛然挣扎了一下,狠狠撞上了阵眼,上神面色不动,手上光亮泛起彻底抹去了最后一丝裂缝。
    她在那个瞬间像被什么操控了一样,鬼使神差地在众人没注意的时候悄悄脱离了队伍往前挪,猝不及防被逸散出的几道黑气打进了心口。
    在黑气向她袭去时上神已有所感,抬头正看见这一幕,脸色瞬间难看至极,马上将她拉回来伸手点在她眉心探测,发现丝丝缕缕黑气萦绕在她的识海,细薄到让人很难相信会引起异变,却难以蛮力祛除。
    驻地军医很快赶到,他久于此处经验丰富,抱拳一礼后恭敬回答:“上神放心,仙子并无大碍,恶渊残念袭人之事常有,通常可以自愈,只不过仙子所中由恶念本体所散,还需配合此行气之法才好体内瘴气排出。”
    上神接过扫了一眼,这跟他探测的结果一样,没说什么把这纸塞进了她手里。
    只是到了晚上她才发现一个问题。
    这说白了就是手上用灵力替她按摩疏通经脉里滞塞的黑气,这示意图上画的各个在五脏六腑的部位还得褪去衣物才方便触碰,叫她自己动手属实是有点难搞。但这里别说有点灵力的侍女了,满足活的,母的这俩条件的都难找。
    她只好去敲了客殿的门。
    大门自动打开,她慢吞吞地挪到师尊面前把纸又塞了回去:“师尊……这里好像没有有灵力的侍女,您今晚可以先帮帮徒儿吗?明天您下令再替徒儿找一名侍女罢。”
    上神接过图纸,把上面画的穴位跟小弟子身上的部位对比了一下,两人无语了好一会。
    最后还是上神打破沉默,指着里间道:“去那躺着。”
    她褪去衣物躺在师尊的榻上,明珠的光辉熠熠照在白嫩的肌肤上。
    上神转起灵力从天突始按压,下滑挤进乳缝中又按住膻中,心脏部位作为血脉根本尤其紧要,需要反复按揉,地方却尴尬,她看着师尊的手划过着乳珠按揉着天池,奶团陷了下去。
    热流从那地汩汩传来,她没忍住轻哼了一声,待到他终于松开时乳珠又大又硬,在空气中颤颤挺立。一睁眼就看见师尊正盯着自己,她满心羞惧,咬紧牙不敢再出声。
    师尊抬起她的腿从气冲一直按揉到箕门,她被刺激得还没按完水就当着他的面滴在了床单上,还蹭了一些在他的手背。
    他此时真是一个规矩到不行的师尊,大掌火热却没有丝毫逾矩,只是冷着神色擦掉手上的液体时的模样叫她怎么也忍不住脸上发烫,心中懊恼自己怎么这都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