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塌了都拦不住你挨这顿操

      一到蓬莱山她就被下面的阵仗唬了一跳,这蓬莱主人像是把他全族都带出来迎接上神了,密密麻麻的站了半个鹤风广场。
    师尊像也没料到这仙挤仙的场景,皱着眉看向蓬莱主人。
    蓬莱主人是个一看就让人觉得仙风道骨的老头,身着素色长衫,须眉飘飘,道冠高扎。看见上神不虞的眼神也不像别的神仙一般诚惶诚恐,张嘴就开始跑火车:“上次上神来我蓬莱还是五百年前,那年上神风仪蓬莱上下至今难以忘怀。此番蓬莱上下鼎力支持这届大比举办,只为今日有缘再见。这不,大家都忍不住出来看您啦。”说罢还自己抖着那花白的眉毛笑了起来。
    虽然各境上神算是地方城主半个上级,但每个城池都是城主自治,他们只每月对境内一城无法解决的要事批复决断。想知道什么神识笼罩就能当巡视用,文书往来事件经办都有下面的神使去做,几百几千年不见也是正常。
    师尊难得跟她同时觉得无语。
    他决定直接跳过这个话题,打量起周遭的环境:“这就是用作主试台的鹤风广场?”
    “回上神的话,是的。鹤风广场向来是我蓬莱弟子最大的习武之处,此番大比举办我们也将其重新整修了一番,还另扩出了旁边的看台。”
    几番照例的寒暄之后蓬莱主人终于有了眼力见,试探性地问道:
    “上神可是奔波乏力了?在下引您去准备的住所吧。”
    上神当然不会因为这点路程就乏力,单纯就是觉得跟这些人废话浪费神生所以有些不耐而已。
    故闻言他欣然颔首:“也好。”
    蓬莱主人嘴上虽有点没边但做事妥帖,为他们准备的住处是山腰处的一座幽静的小院子。离比台和其他人所居的蓬莱府距离不远不近,既不容易被人打扰也不会太过荒凉。主院后庭还连接着蓬莱有名的温泉眼,每时每刻都蒸腾着热气。
    仔细观察器具簇新,引水的渠道旁的泥土也有翻动不久的痕迹,显然此处是为了迎接上神新建起来的。
    蓬莱主人介绍着:“连接着温泉的是上神的下榻之处,门口有一簇兰花的侧厢是仙子的居所。”
    她跟着走了进去,只见里面内室摆设古朴雅致,简约而不简陋,还准备了姑娘家都会喜欢的漂亮精致的梳妆台。
    蓬莱主人瞅见上神的表情还是那样疏离冷淡,他的徒儿已经流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不由放下心来。上神有个很宠爱的小弟子,让她满意就是让上神满意是上界众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小仙告辞,有什么需要上神尽可传话与我。”
    那老头的人影远去之后上神一把扣住了小徒弟的手腕,将她往房里拉去。像急得一刻都等不了门一关就把她压在了门板上开始解两人的衣服。
    她不知道他怎么一下就跟色中饿鬼一样要做这个,一边挣扎一边急急开口:
    “师尊!师尊不是说晚上吗?这……这日头都还亮着呢……”
    他掰开她的腿让她挂在自己的腰上,将那物对准了穴口,哼笑一声理直气壮地道:“我反悔了。我们可以从现在一直做到晚上,哪怕现在天塌了都拦不住你挨这顿操。”
    ——————
    剧情写得我头疼,我要炖肉!我要炖肉!我要炖肉!(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