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亲亲蹭蹭,不干别的

      当她看见师尊不知道哪弄来的车驾时,她是震惊的。
    这车驾外表普通,只在门角处印着师尊常用的铭刻,但内里以万年沉香木为筑,以鲛纱的名品碧绡为幔,四角悬挂着比她拳头还大的东海明珠,脚下铺着的更是前阵子织女所织就的鎏金栩花毯,据说卧之如卧绵云,制作的时候只出了十匹,每匹都是有价无市。人家拿来盖都不舍得,他直接拿来当地毯。
    这些在旁人眼里的珍品在她师尊眼里算不得什么,她知道。她不明白的是清桐山的人大都低调,出行不管有钱没钱都御剑,方便又快捷,她师尊更是法力高深,一般不出门,一出门就没小事,缩地成寸一日万里对他不在话下。弄个这么花哨的舆辇出来真是不可思议。
    她试探地问道:“师尊,这个车驾,我们坐的?”
    “这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
    “不御剑吗?又方便又快。师兄也是御剑去的。”
    “你不是风寒刚见好?你的水平行车确实得担心效率,所以我来。”
    说完懒得跟她继续叽歪,直接迈步走了进去。被鄙视了一顿的她在心中屈辱流泪,只能跟着乖乖滚了上去。
    有师尊的神识笼罩,一般人根本看不见他们,车上甚至准备了茶叶,一路上喝茶看景好不惬意。
    上神盯着小弟子侧身泡茶时露出的雪白细颈,发觉他在打量之后盈盈一笑把手上的热茶递过来。
    他一挑眉接过放在一边,便把她拉到腿上亲吻起来。
    这个吻热烈缠绵,他的舌强势侵入她的牙关内扫荡,揪着她的小舌不肯松开。她被吻得舌尖发麻,还感觉到了她裙下有东西在顶着她!
    她就知道!师尊怎么会无缘无故弄个舆辇,分明在这等着呢。
    女孩连忙推着他的胸膛不肯再让他如此轻易得逞。
    “不要,我这几天才好一点,不想在这里。”
    他承认,用舆辇是有几分想跟小弟子在上面做些什么的意图,从上次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天没碰她了,他有些想她。
    他停了下来仔细观察她的表情,是真的有些不情愿。也罢,前几天确实要得狠了些,勉强也只是招她烦。
    上神想了想决定贴着她的面颊讨价还价:
    “不做可以,这得让我亲亲蹭蹭。”说着隔着衣服捏上了她那对小乳团。
    她深知以他的性格让步不容易便应了下来,很快她就后悔了。
    他将她的扣子解开抓出两只乳儿埋在她胸前又揉又舔,从乳肉一直啃噬到小尖,没一会上面全是他的牙印。她被咬得难受,呜咽着想推开他的头,又被他在锁骨上啄出一个印子。
    吃得心满意足之后他将她放到在软榻上慢条斯理地解开下裳,露出了青筋勃起的性器。这紫红色的硬物长相可怖,她一只手掌都难以圈住,每次看都不知道自己的小穴是怎么能吃下这一整根的。
    只见他把那物放在了她的奶缝间抓起两团往上按去还抽动起来,她才明白他的蹭蹭是什么意思——用奶子蹭蹭那里也是蹭蹭。
    她哪知道师尊还有这种花样,刚才也是自己亲口应下,想发脾气又找不到理由,只得捂住脸装看不见。
    身上的男人被她的样子逗得笑了一声,也不管她,继续玩着自己手上的乳团。
    眼睛看不见,但感官比能看见时更灵敏。
    她感觉到自己的奶子被师尊抓在手里往胸前的硬物上按压揉捏,棍子一下一下在奶缝中摩擦着,乳尖还不时被捻弄挑逗。
    师尊的动作越来越快,发出低沉的喘息,听得她身子也有些情动,腿间热热的好像又流了水。
    这个坏师尊动着动着忽地将龟头往小弟子嘴边擦去,小弟子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送到嘴边的东西,正擦到了马眼,引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得了甜头他便故意每下都往她嘴边去,诱哄着她用嘴巴帮他吸一吸,小弟子再也不肯上他的当,直接撇过了头。
    他有些遗憾却也不强求,在奶缝里又抽动了数十下之后将马眼对准了她的胸脯,用手套弄着射了她满胸狼藉,甚至溅了一些在小脸上。
    射完之后他给两人都用了个清洁术清理了一下,将扁着嘴有些不高兴的女孩抱在怀里耳鬓厮磨,温言哄慰。
    没事,现下没吃到的总有叫她还的时候,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