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个在舞台上都忍不住发骚塞跳蛋的骚逼还

      他穿着洗得发白的校服,鞋子也是脏兮兮的,一看就没有好好打理过,他双手插在兜里,自认为很帅的样子,挡着陈只只不让他走。
    陈只只冷漠地抬着头看着他。
    汪百川伸手去撩陈只只的裙子,被陈只只眼疾手快地打了一巴掌,他也不恼,只是笑了笑说道:“特权生真好啊,上学都不用穿校服……”
    陈只只左右看了看来往的同学们,她不是很想让别人看到她和汪百川有交集,如果此时被邓景泽知道了,他必定要不开心的。
    汪百川假装看不见陈只只眼底的厌恶,他凑到陈只只耳边低声说道:“可是……高贵的特权生还是得被我们这种恶心的烂人压在身下操逼呢……”
    陈只只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更何况她本来就对汪百川没有什么耐心,她扭头就想走,可惜被汪百川拉住了手腕,她拧着眉看着汪百川拉住自己的手。
    汪百川依旧是与平时形象很不符合的那种痞痞的笑着,他也不顾及周围有没有人,就说道:“陈大小姐寒假过得可还好?我一个假期都没有去打扰你,你今天是不是得还债了?”
    陈只只想甩开汪百川,奈何男孩子的力气大,又怎么会是她想甩就能甩开的,她不想引人注意,压着嗓子说道:“汪百川,你给我放开。”
    两人这么僵持着挡在路中央十分突兀,汪百川松开了手,陈只只便扭头就走,汪百川不紧不慢地跟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脏?”
    “可是再脏的鸡巴,也得捅到你骚逼里去。”
    “不止如此,你那个在舞台上都忍不住发骚塞跳蛋的骚逼还能被这根脏鸡巴捅得只流水呢。”
    “不想试试?我光想想都硬了。”
    汪百川在一边碎碎念,陈只只理都不理,他便牵着陈只只的手往他的下体摸去,陈只只忍无可忍,终于爆发出来:“汪百川,你能不能别像条狗一样跟着我?”
    听到这话,汪百川终于不再是那种轻薄的眼神,他正色地看着陈只只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违约咯?”
    陈只只感到有点头疼,她知道汪百川是道劫难,她不得不过的劫难,稳了稳心神,她语气平淡的回答:“没有违约,我们说好的,给你来一次,你以后就不要过来骚扰我了。”
    话虽是这么说的,陈只只心里却想的是,能拖一天是一天,最好是能拖到她和邓景泽的事情能公之于众的时候,这样就能把事情的损害降到最小,虽然和邓景泽已经有过这么多次,但是她一想到和别的男人发生性关系,她就会觉得一阵恶心。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稳住汪百川,她不得不出此下策。
    好在汪百川并没有怀疑,他还以为陈只只终于想开了,回心转意了,决定屈服于他呢,看陈只只突然这么乖,他态度也好了很多,他想着反正来日方长,也不急于这一时,说不定,把人家操开心了,不止跟他来一次,还会跟他来第二次第叁次,乃至做个长期炮友也不错。
    因为跟汪百川在路上浪费了不少时间,陈只只到教室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到了,邓景泽也已经站在讲台上了,看到她来得这么迟,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让陈只只赶紧坐下。
    开学的第一堂课就是开班会,果然邓景泽把大家要公平竞争保送名额的事情说出来了,只是陈只只班里的同学成绩大部分都是半吊子水平,对这么名额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感觉,只有陈只只暗自在心里给自己加了把劲,想着这学期一定要比上学期更努力才行。
    邓景泽这次比在家里说得详细了很多,陈只只也细心地听着,听到最后的考核期限就在两个月后的时候陈只只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本以为保送名额会在毕业前才确定下来,没想到这么早就会决定。
    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也是好的,让大家早日得知没有保送,大家便会更加努力学习,不把希望寄托在虚入缥缈的事情上了。
    【作者有话说】感谢韶华12的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