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两条小尾巴

      *
    阮卿卿身后多了一个走到哪儿跟到哪儿的小尾巴。
    也许这才是司律一直以来最想做的事。
    反正自身上的枷锁全消以后。
    司律就分外黏阮卿卿了。
    一天又一天。
    阮卿卿看着两条貌似甩不掉了的小尾巴都有点头痛。
    因为真实的她是非常喜静且宅的。
    即便他们黏着她也不觉无聊无趣。
    她也明白这样长久下去是不行的。
    于是正月过完,阮卿卿便说:“去旅行吧,我想去看国内国外的山川大海、荒漠极光、人文建筑、文化瑰宝,等等。”
    司律和方晓闻言一愣。
    随即两人都来了兴趣。
    阮卿卿将一张银行卡塞到司律手上,这卡里的钱都是司律以往给白月光的,数目有很多很多。
    阮卿卿慢条斯理道:“旅行的花费就用这张卡里的吧,旅行的期限最少三年,不要花超也不要余钱。”
    不等眉头微皱的司律开口。
    阮卿卿又道:“虽然这钱都是你给我的,但给了我的,就是我的了。”
    “司律,我想给你们花钱,花去我所有所有的钱,等旅行回来后我会自己来赚钱继续给你们花。”
    “把我的钱都给你们花。”
    “你们觉得好不好?”
    这话一出,司律:“……”
    方晓:“……”
    !!!
    两人心神巨震。
    他们看着表情寡淡,眸光清冷掺杂着浅浅暖意的阮卿卿,忍不住呼吸粗重的将人圈住、钳制住。
    一个占据了唇。
    一个占据了脖颈锁骨等地。
    以厮磨缠绵的亲吻来发泄内心里蠢蠢欲动、火热激荡到极致的情绪。
    两人吻了好久。
    阮卿卿最后神智都迷糊了。
    等她清醒后,发现自己嘴唇肿了,一碰就火辣辣的疼,脖颈锁骨也是,好像有的地方都破皮了。
    司律正给她抹药膏。
    见她目光有了焦点。
    司律满脸歉意地道:“一时没控制住分寸,抱歉卿卿,是不是很疼?”
    阮卿卿缓缓摇头。
    坐在阮卿卿另一边的方晓则帅脸微红着别扭道:“阮卿卿,下次别说这么招人的话了。”
    阮卿卿偏头凝着口是心非的方晓。
    唇角倏尔微微勾了下。
    眼中也含着明显的笑。
    方晓直接看呆了。
    他反应过来后直接抓住阮卿卿的一只手,让她感受他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以及下身硬到痛的欲根。
    只几秒的时间。
    方晓将阮卿卿的手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磨牙道:“自己身体不好就不要太招我们俩了知道吗。”
    很快,他又扭捏道:“当然了,轻轻的招惹还是很可以的。”
    …
    司律和方晓很快便开始为即将开始的长时间旅行做前期准备。
    看着忙碌的两人,特别是司律,阮卿卿想,时间是顶好的良药,绚丽多姿的大自然以及陪伴和感情也是。
    相信等旅行回来,司律受损的心理状态即便没有好全,也会脱胎换骨,被塑造成另一种通透的模样。
    …
    司律消失在天上人间,在小范围内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君安雅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恍然若失、宛若丢了魂。
    这些司律并不知道。
    即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一点。
    脱离天上人间是他一直想做的事,那里给他的印象非常不好。
    当初将将要失去卿卿的巨大恐慌让他喘不过气。
    他需要很多钱来给卿卿治病。
    在万般无奈下,他进了天上人间。
    怀抱着不成功便与卿卿共同赴死的念头,他找到天上人间的幕后老板,说他不卖身,但可以把这条命卖给他。
    他差点失败。
    多亏了方晓在一旁为他说了几句话。
    为此他十分感念方晓。
    因为方晓算是间接救了卿卿一命。
    后来在一次枪战中,他拼死救了方晓一命把恩还了。
    在天上人间的日子是疼痛、血腥、无望、麻木、眼看自己的灵魂逐渐腐烂而无能为力的。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更加没了拥有卿卿的资格。
    对其印象怎么会好。
    临海的酒店。
    司律在落地窗前温柔地吻着阮卿卿。
    他想,现在已经很好了,比他以前预想的种种都要好。
    他可以活着陪卿卿一辈子。
    可以被卿卿关爱和喜欢。
    还可以…
    虽然要与方晓分享卿卿,但这是最优解,真得已经很好了。